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预计12月份小麦行情或延续当前局面

价格动态

全球小麦市场一周要闻:黑海小麦出口供应不确定,提振麦价上涨
国家统计局:2023年1月中旬生产资料市场价格的监测
豆粕价格波动剧烈 如何把控采购时点
节前花生强势收尾 节后关注进口到港
阿根廷大豆现货价格下跌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豆油需求较好价格相对稳定、菜油表现弱势价格下挫
周一阿根廷大豆现货价格企稳
豆油:市场预期等待验证
需求不振 菜系稳中有跌
双粕联袂大涨,油脂后市能否走强?

预计12月份小麦行情或延续当前局面

2022/12/06 16:50
浏览量

11月份,国内小麦依旧保持了上涨的势头,虽然期间有所波折,但偏紧的市场环境让小麦不会轻易脱离既定轨道;制粉企业的面粉价格“应景”式小幅上调,但次粉和麸皮则在需求支撑下涨幅明显;月内,多项官方数据均显示出市场供应有保障。基于对年末国内市场的供需状况分析,预计至12月底,小麦价格还将偏强运行。

小麦行情虽有波折但不改上行趋势

进入11月,小麦价格继续提升,至月中,市场主流收购价格已经进入3260~3340元/吨区间,较10月末上涨60~120元/吨。随着企业采购到货率提升、贸易供应量增加,小麦行情在11月中下旬出现了一个短期的调整阶段,多地市场在一周左右时间出现了40~80元/吨不等的降幅。但小麦价格很快止跌回涨,至月底,主产区小麦价格基本回补了前期跌幅,市场主流价格回升至3240~3320元/吨区间。
总体上,国内小麦主产区的市场行情还是处于“上行通道”之中,而中下旬阶段的调整可以被认作是企业对于前期价格持续上涨的一种“再适应”,当“再适应”阶段过后,小麦价格还是会继续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

加工企业受益更多的依靠副产品

原粮价格高位运行,企业运行成本居高不下,制粉企业继续上调面粉售价。据市场信息,截至11月底,主产区30粉出厂价格多在3680~3840元/吨区间,月环比上涨20~60元/吨,其他品类面粉也有不等调整。

次粉和麸皮作为主要的饲用原料,出厂价格也有不同程度上调。和面粉不同的是,次粉和麸皮的价格调整主要是因为市场需求较旺盛。月末,次粉价格在2880~3000元/吨区间,麸皮的主流出厂价格在2580~2680元/吨区间,相比10月同期有100~160元/吨不等的上涨。
从11月份的市场加工状况来看,受多地疫情散发影响,企业平均开机率有所下降,这是导致加工副产品价格稳步攀升的另一个主要原因。目前,由于面粉消费暗淡、饲用需求提升,较多数制粉企业通过调整粉路和加工工艺来改善麸皮和次粉品质,以获取更好的收益。
市场供应的物质条件有保障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11月2日发布了《2022年13省份新收获小麦质量监测报告》。《报告》称,对13个主产省开展了新收获小麦质量安全监测工作,采集检验小麦质量样品14032份,共涉及149个地市888个县(区),获得检验数据超过21万个。按照各省产量权重对检验数据处理分析后,13省份全部样品检验结果为:容重平均值794g/L(一等),中等以上占96.2%,千粒重平均值45.9g,不完善粒率平均值3.1%,其中符合最低收购价要求(≤10%)的比例为98.9%。

据国家海关总署公布数据,10月份我国小麦进口123.76万吨,环比增加87.4万吨,同比增加75.76万吨;1至10月份累计进口小麦784万吨,同比虽然少了24万吨,但依然是进口较多的年份之一。从进口渠道来看,前10个月进口自澳大利亚的小麦占总进口量的63.4%,进口自法国和加拿大的小麦分别占19.4%和12.1%。从进口小麦的品种来看,以饲用级小麦为主。
至11月末,全国冬小麦播种基本结束。据中央气象台消息,目前国内冬小麦产区大部分小麦生长进入分蘖至三叶期。

据市场反馈,由于今年小麦行情较好,再加上播种期条件适宜,今年冬小麦播种面积较去年稳中有增,出苗情况普遍较好,这为冬小麦安全越冬、来年产量形成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11月份,新疆共投放5次临储小麦,累计投放20万吨,全部成交。月内每周平均投放量4万吨,周均成交均价2875.27元/吨,较10月增加33.13元/吨,说明基层需求依旧保持较为旺盛的态势。

元旦前小麦行情依旧保持强势

总结市场上的供需形势,预计12月份的小麦行情将依旧保持较好的运行势头,不排除个别地区的市场价格会继续创新高。

一方面,今年的供应环境和往年不同,是不断推动小麦行情向上的“隐性因素”。在往年,加工企业多可以根据企业所在地的周边贸易商手中存货状况、持续投放的国家临储小麦交易情况等信息,再结合自有库存,合理安排后期的购销计划。而今年,截至目前,贸易商手中存粮明显减少、农户手中余粮也降至常年较低水平、托市小麦投放暂无信息,市场供应的环境在变化,而不确定性在增加,这让用粮企业不得不尽可能的维持自有库存水平的同时,在加工消费时更多依靠实时的市场采购。

另一方面,各类型消费逐渐走出低谷,是引领小麦价格上行的“显性因素”。一是体现在口粮消费方面。各地更实更细的疫情防控措施或让终端消费逐步解困,预计12月份的社会消费状况将显著好于11月份,这主要体现在恢复正常开工的企业数量和恢复正常流通的社会人口将显著增加。二是玉米和小麦之间价差在不断缩小,11月底华北地区玉米价格涨至3040元/吨之上,和小麦间价差至200元/吨左右,一些规模型饲料养殖企业已经可以使用小麦作为玉米的替代。三是制粉加工的副产品,次粉和麸皮的价格上涨也让制粉企业营收有了较大的改善,进而会继续扩大对小麦的加工使用。

当然,在内外局势复杂、不确定因素较多的大环境下,小麦价格的变化必须要在可控范围之内,这样既能让种粮农民切实感受到粮价上涨带来的实惠,又不会因粮价过高而影响社会发展大局。

 

(来源:粮油市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