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最新解读:三大油脂走势分化,棕榈油偏强、豆油弱势、菜油最弱?

行业动态

国家统计局董莉娟解读2022年11月份CPI和PPI数据
消费预期向好 豆粕强势上涨
469家!全国第十一批放心粮油示范企业名单公布
市场分化加剧,粕强油弱,油脂低位振荡
嘉吉公司认为巴西大豆行业可以满足欧盟要求,但是面临挑战
天冷了,没想到菜籽油也会“卖朦”……
菜系市场供需格局迎来较大转变,呈现粕强油弱
满洲里口岸进口菜籽油快速通关
11月大豆进口量同比降14%,远低于预期
需求恢复仍需时间 豆市压力明显后移

最新解读:三大油脂走势分化,棕榈油偏强、豆油弱势、菜油最弱?

2022/11/23 10:07
浏览量

经历了深跌后,周二日盘,国内三大油脂走势出现明显分化。其中,受周一夜间国际原油价格V形反转影响,能源属性相对较强的棕榈油和豆油止跌反弹,但两者反弹强弱程度有别,菜油则继续领跌油脂板块。截至11月22日下午收盘,棕榈油主力合约上涨1.35%至7946元/吨,豆油主力合约微跌0.53%至9032元/吨,菜油下跌2.00%至11142元/吨。

能源属性强,棕榈油维持偏强格局?

总的来看,国联期货农产品事业部姜颖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棕榈油产地12月份或有减产故事,且棕榈油作为三大油脂中价格最低的品种,价格优势也是其反弹动能之一;而豆油则正在经历供应由紧到松的转向;菜油方面,此前影响盘面的中加关系及到港进度偏慢问题基本解除,收储预期亦被市场充分计价,因此其价格缺乏继续上涨的动力,盘面价格近期也自高位接连回落。

“棕榈油方面,从原油走势影响来看,近日国际能源价格短期回调结束,棕榈油跟随下跌的情况也随之终止。而在本周一晚间,受产油国增产传言影响,能源价格出现明显回落,进而带动植物油下跌,但随后又传出沙特否认增产,原油完全收复跌幅,使得棕榈油再次跟随反弹。”南华研究院农产品分析师边舒扬说。

从基本面来看,申银万国期货研究所农产品分析师聂波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根据船运商检数据,11月份前20天,欧盟和印度进口马来西亚棕榈油多于10月同期,国际豆棕价差处于高位促进了需求;同时,9月印尼棕榈油产量保持高速增长,出口虽然较8月回落,但仍高于去年同期,最终9月延续去库存。现阶段马来西亚和印尼均进入减产周期,11月底两国总库存有望见顶。

“国内棕榈油库存则持续攀升,上周增加11万吨至88万吨,处于近年同期最高水平,但10月国内24度棕榈油月度表需仅为31万吨。从到港量来看,预估11月到港在30万—40万吨,12月因船期倒挂较多,预估到港在10万吨左右。总的来看,11月底左右国内棕榈油库存或将迎来转折点。”聂波说。

展望后市,聂波认为,在豆棕高价差下,产地出口需求将继续支撑棕榈油盘面,价格或相对偏强,但盘面的上行高度取决于棕榈油减产周期兑现程度和生物柴油需求落地情况。

在姜颖看来,前期棕榈油的一系列利空因素盘面基本消化,12月份可能仍处于长期下行趋势中的反弹阶段。一是产地后期供应紧平衡概率较大,传统季节性减产周期背景下,三峰拉尼娜仍将在12月份给马来西亚和印尼带来过量降水;二是印尼Levy征收后,出口税费增加100美元/吨,成本端支撑盘面价格;三是印尼B40路测已经结束,印尼有较大信心实施B40,生物柴油需求有望增加;四是国内12月份预计到港大幅减少,库存增长速度可能趋缓。

边舒扬则认为,从能源价格角度来看,由于国际柴油的裂解利润存在预期转弱的趋势,当前全球缺柴油的状况开始边际好转,能源方面对未来棕榈油价格的支撑可能开始减弱。

增产预期下豆油弱势下行?

豆油方面,姜颖告诉记者,受疫情扰动,短期餐饮消费仍然受到抑制,对豆油需求形成拖累。同时,近期进口大豆到港量增加,但油厂压榨量低于市场预期,油厂豆油库存持续下降,豆油基差暂时止跌。多空因素交织下,豆油维持偏弱振荡。

“具体来看,上周国内周度大豆压榨量152.86万吨,低于预期;周度豆油表需维持在31万吨,处于近三年同期最低水平,明显不及2021年同期的35万吨和2020年同期的36万吨。”聂波说。

而从本周来看,聂波进一步表示,国内大豆压榨量预计回升至206万吨,周度豆油供应将明显增加,库存也有望迎来拐点。

展望今年最后一个月,姜颖认为,12月预计大豆到港量超过1000万吨,供应压力较大,同时随着油厂开机率提升,豆油库存预计增长。长期来看,在南美大豆增产预期下,豆油价格将呈现逐渐下行趋势。

原料供应增加确定性强,菜油将是最弱的油脂品种?

菜油方面,边舒扬对记者表示,近期菜油供需端变化成为限制其价格上涨的主要影响因素。其中,近期随着菜籽到港的持续进行,后续压榨可能上升以及菜油进口增加导致当前菜油供给开始增加。与此同时,因近日国内疫情多点散发,菜油后续消费预期表现为走弱。

“数据显示,今年10月我国进口菜油8.15万吨,高于此前市场预期,上周菜油买船到港,沿海地区库存仍在不断增加。进口菜籽到港方面,全国主要油厂菜籽库存由前期3.6万吨的低位恢复至43.5万吨,油厂开机率逐渐提升,菜油供应预期增长。”姜颖说。

在聂波看来,随着后续菜籽到港增多,国内库存将进一步增加。尽管因为首批新作菜籽通关时间较久,菜籽压榨量和菜油库存没有大幅增加,但后续批次将加快,供应增加终将兑现,本周菜油现货基差已开始松动。

从全球菜油市场来看,聂波告诉记者,USDA连续四次上调全球新作菜籽产量,11月报告中欧盟、澳大利亚菜籽产量分别调高35万吨和66万吨,全球菜籽处于供应增加态势,因此相对于南美大豆产量变数以及棕榈油的减产周期,全球菜籽供应增加确定性更强。

展望后市,姜颖认为,要继续重点关注油厂压榨节奏、储备轮入数量和节奏、节前备货需求以及基差回归方式对菜油的影响,预计菜油在三大油脂中表现相对更弱。

在边舒扬看来,由于明年1月之前国家收储的消费项仍存在,预计菜油2301合约供需将处在紧平衡状态,具体紧张程度则取决于油厂的压榨节奏。当前虽然菜籽已陆续到港,国内库存开始积累,但油厂压榨量依旧处在低位,限制了菜油的供给,或将给予菜油2301合约一定的支撑。

 

(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