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当前“台阶”已站稳 麦价上行仍有“谱”

价格动态

南美风险溢价叠加生柴消费,CBOT豆油能再次走强吗?
美豆类价格短期能否有效突破?
国内期货主力合约大面积飘红,棕榈涨超4%
全球小麦市场一周要闻:俄罗斯小麦低价出口,引领全球价格下跌
花生现货价格稳定,油厂“高价收原料、高价卖粕、低价存油”
豆粕反弹空间有限
新豆收购价格能否跌破2.5?
港口库存累积 棕榈油持续调整
多头平仓 菜油领跌油脂
大米价格翻倍上涨,这个国家拒绝出售大米面临入狱......

当前“台阶”已站稳 麦价上行仍有“谱”

2022/11/03 14:46
浏览量

10月份,小麦价格稳步提升,市场对饲料原料紧迫的需求和各类持粮主体断续的供给为小麦价格提供了上行的动力;因成本压力,制粉企业勉力上调面粉价格,麸皮价格则维持在较高水平;新疆地区临储小麦交易获得市场追捧,但内地省份尚未有任何托市小麦的投放信息。基于当前的供需因素,主产区小麦价格已经“解锁”了新的领域,多种因素或让小麦价格存在继续看涨的可能。

小麦价格稳步提升

进入10月份后,国内主产区小麦价格稳步提升,尽管期间有所波动,但大的行情趋势依旧是以涨为主。据市场信息,至10月底,主产区主流采购价格攀升至3200~3260元/吨区间,相比9月底时上涨了80~120元。尽管在10月底小麦上涨的范围有所收小,也有企业开始下调挂牌价格来测试市场反应,但价格变化幅度不大。

回顾来看,需求的急迫性和供给的断续性相互交织,造就了10月份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局面。在需求端,因为猪价上扬,导致养殖户压栏及二次育肥现象突出,饲料消费的提升扩大了对麸皮和次粉的需求,作为近年来制粉企业首要的收益来源,提高开机率并增加副产品产出的行为成为制粉企业的普遍选择。与此同时,一些地区因疫情防控,保供生产企业也加大了面粉的生产以保障民生正常消费。由此,小麦的需求在阶段内显著扩大。

在供给端,一是持粮主体,包括农户、基层粮点等,普遍存在“卖跌不卖涨”的思维定式,眼看加工企业的挂牌价格不断提升,惜售的心理也在不断增强。同时,由于今年收购期小麦价格较高,不少大中型贸易商的实际收购量普遍较少,也是导致市场供应缺乏灵活性的原因之一。二是10月份正值小麦主产区进行秋收和秋种时期,大部分种粮农户忙于农事,无暇顾及售粮,造成阶段性供应偏紧的局面。三是疫情反复多发、散发,相关地区启动的防控措施导致物流环节受到不同程度的阻碍,运力减少推升运费上涨,采购企业只得提价收购。

面粉价格上调 麸皮维持高位

10月份的面粉价格相比上月有所回升,主要原因是持续上涨的原粮价格正在不断吞噬加工收益,企业只得勉力上调面粉售价。月末,主产区30粉出厂价格多在3660~3740元/吨区间,月环比提升40~60元。

麸皮和次粉等副产品价格在10月份有所波动,但总体保持较高位置。月内麸皮价格一度超过2500元/吨,更有个别地区麸皮卖到3000元,次粉最高时也达到2940元/吨。但随着市场供应量不断增加、而饲用需求逐步放缓的情况出现,麸皮和次粉的价格有所调整,至10月末,主产区主流价格分别为2450元/吨左右和2840元/吨左右,和上月基本持平。

据不完全统计,10月份主产区制粉企业平均开机率51%,较上月回升3个百分点,已经是连续3个月提升。而据调研发现,较多企业提高开机率扩大生产并非是为了增加食用面粉的产出,而是通过调整粉路和加工工艺来扩大麸皮和次粉的产出。

新疆临储小麦交易受追捧

临储小麦交易备受市场关注,但10月份的3次交易全部安排在新疆地区,投放小麦包括高寒地区和非高寒地区小麦。首次投放交易情况火爆,其中新疆非高寒地区的小麦最高成交价达3350元/吨,最高溢价达到840元/吨;接下来的2次交易也100%成交。根据统计数据,月内累计投放临储小麦12.16万吨,全部成交,成交均价2842元/吨。

尽管内地主产省和销区省份暂未投放临储小麦,但国内多个省份的各级各类储备小麦均不断挂出,从月内的交易情况来看也是备受追捧。不少地区交易的储备小麦成交价格甚至超过当地现货价格,其主要原因是有部分往年的小麦湿面筋值较高,也就是说,不少采购企业给出了较高的蛋白溢价。

利多因素或推动小麦继续上行

根据前文分析的情况,10月份小麦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于市场对副产品的消费增加,带动企业开机率提升,进而扩大了对小麦的消费。所以,小麦的行情能否“发动”起来,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消费的带动,而小麦行情是否会获得支撑,则需要看市场的供给情况。在这种逻辑下,基本可以对后期小麦的走势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首先,11月份小麦消费的强弱程度依旧集中在饲料养殖领域。猪价的高低会干扰到猪企及养殖户的出栏、补栏情况,根据国内商品价格形势初步判断,11月份生猪出栏量预计会高于10月份,但考虑到蛋白饲料原料的价格始终高企,预计11月份饲养行业对麸皮和次粉的采购需求不会出现显著回落,主产区制粉企业的平均开机率也不会陡然下降,这对小麦价格来说算是利多因素之一。

其次,经过10月份的加工消化,在11月份商品小麦总量已经有了逐步收紧的趋势。一方面是农户手中存粮下降,据粗略估算,10月底主产区农户(包括基层粮点)手中剩余可供流通的存粮不足三成,市场价格的波动会进一步加快这部分粮食的流出。另一方面,10月末的小麦价格对于多数贸易商来说,已经算是“解套”,好一些的还有些许盈利,经过近4个月的煎熬后,尽快将手中粮食变现“落袋为安”是这些贸易商普遍的做法,这也预示着11月中后期后市场上贸易粮也将明显减少。此算是利多因素之二。

第三,没有更多可以让价格“下台阶”的干扰因素。巩固国家粮食安全、稳定农民种植收益都需要有一定的粮食价格基础作为前提。同时,由于面粉的市场化竞争因素和居民消费结构调整的原因,用于民生消费的面粉价格并未出现非理性、非常规上涨,这也为小麦价格进入一个新局面提供了较宽松的环境。

托市小麦何时投放暂未有定论,但从当前市场的供应环境和价格变化情况来看,还不到需要投放托市小麦来缓解市场采购焦虑的地步,但也需要各个参与主体密切关注政策动态,及早做好购销预案。

综上,经过了漫长的前期铺垫,时间换来了久违的空间,小麦价格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虽然继续前行依旧会有波折,但就11月份来看,当前的“台阶”已经站稳。

 

(来源:粮油市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