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进口量飙升102.4%!棕榈油基本面“逆转”?

行业动态

美国对华玉米出口最新统计:上周对中国装运约7万吨玉米——对华销售总量同比降低70.8%
俄罗斯正成为进口菜油领头羊!一文了解突飞猛进的中俄菜油贸易
降准影响有限,供需主导油脂油料行情走势
全球油籽市场一周:流动性政策博弈以及南美天气将引领未来走势
宏观再生反复,油脂走势面临较大波动
10月中国花生和花生油进口情况
海关总署:2022年10月进口主要商品量值表(人民币值)
我国玉米进口格局生变!
中国压榨商的大豆压榨步伐加快,豆粕价格见顶回落
业内人士建议:尽快引入境外交易者 完善油脂油料期货避险体系

进口量飙升102.4%!棕榈油基本面“逆转”?

2022/10/26 13:44
浏览量

近期,受原油及马棕大幅走高影响,棕榈油走出单边修复行情。截至10月25日,BMD棕榈油盘面再度上涨,内盘棕榈油止跌反弹,主力合约收盘上涨1.45%。

据海关统计数据在线查询平台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9月棕榈油进口量为612607.17吨,环比增加102.4%,同比增加26.2%,进口量创本年度新高。其中,自印尼进口棕榈油492425.53吨,环比上月增加223286.9吨。同期,自马来西亚进口棕榈油119990.02吨,环比增加86571.64吨,价格更低的印尼棕榈油对马棕的替代效应显著。

近期棕榈油进口量为何飙升?又将给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东兴期货农产品分析师陈哲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国内棕榈油进口量由前期持续萎靡转变为攀升至历史高位的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

一方面,印尼多次降税、免征出口专项税,主动让利促销,国内对盘利润显露,贸易商采购积极性增加;另一方面,国内消费情绪恢复,豆棕价差拉大的同时,也增强了棕榈油需求替代的吸引力。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国内棕榈油进口量持续偏低,供应吃紧致使“低库存、高基差”的格局始终与市场相伴。美尔雅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张翠萍表示,2021年3季度至2022年1季度,棕榈油进口利润持续倒挂,买船积极性不高,导致2022年年初至6月国内棕榈油进口到港量持续低迷,食用棕榈油月均进口一度在10万吨以下。随着4 月中旬进口利润窗口打开,买船增加,7月起棕榈油到港量开始回升。截至10月24日,海关数据显示,9月国内棕榈油进口总量环比增72%。

“棕榈油进口量飙升源于6月中旬以来产区价格不断走低。棕榈油价格在2022年上半年延续强势,根源在于印尼主动限制出口。随着印尼出口重启,国际棕榈油价格承压下行,中国进口棕榈油利润回升。随着进口利润修复,进口商积极进口棕榈油。且豆棕油价差和菜棕油价差相对较高,引发下游消费替代行为,棕油需求有所增长。”中信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王聪颖说。

陈哲分析称,目前国内外供应偏宽松,短期会限制上行的空间。MPOA数据显示,马棕10月前20日产量环比增7.45%,同时出口显露疲态,船运机构数据显示,10月前25日出口环比降幅超3%,综合之下,10月库存将继续累至250万吨以上。此外,印度于10月24日至26日正式关闭排灯节,预计采购兴趣减弱。国内10、11月到港量延续正常水平,据我的农产品网预估分别为45、50万吨,库存也继续增至62.84万吨的高位。

事实上,国内棕榈油在经历了七八个月的低库存状态后从9月初开始快速累库,至10月19日已升至63万吨的历年同期高位,一转此前国内棕榈油供应紧张的局面,棕榈油期现基差出现回落。

据王聪颖介绍,今年上半年由于棕榈油进口量偏低,棕榈油库存降低至2018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基差一度飙升至4000元/吨以上。随着产区报价下调,中国棕榈油进口量快速增长,导致2022年棕榈油库存季节性回升明显早于往年。

“不过产地故事多,也因此淡化了棕榈油进口数据对盘面的影响。”张翠萍分析称,一方面,产地进入雨季,尤其印尼遭遇强降雨,加大了市场对棕榈油产量下滑的担忧。尽管马币走软下马棕出口降幅缩窄,但市场对马棕10月继续累库的预期仍增加。另一方面,经过数月的加快出口,GAPKI8月印尼棕榈库存降至400万吨附近,不过库存的转移并不等于消失,相对应的印度和中国棕榈油库存大幅攀升,且实际消费仍需时间兑现,并且市场等待印尼出口专项税豁免是否延期。

展望后市,王聪颖表示,8月印尼棕榈油出口超预期增长,库存压力明显缓解。而11月产区棕油将开启季节性减产,或支撑产区报价。考虑菜籽11月进口量增幅明显,而大豆10月到港量仍相对偏低,且11月南美干旱或带来新的利多。宏观层面的压力仍然存在,预计油脂整体上延续7—8月区间运行,强弱排序或有所改变,从此前棕油最弱,菜油最强,转为菜油最弱,棕油最强。

陈哲认为,由于产量端的话题蠢蠢欲动,后期存在一定炒作空间。通常11月后产地产量将步入下行轨道,适逢东南亚雨季来临,持续强降雨会扰乱收割及运输活动,损害产量,上周产地洪水预警已引起市场警觉,考虑到主要限产因素劳工短缺也尚未根除,若后期产量表现不尽如人意,市场情绪或再度发酵。同时,印尼免征Levy即将到期,在库存去化超预期以及暴雨引发减产担忧的背景下,11月可能如期恢复Levy,从成本端提振价格。她提醒,相比豆、菜油较强的供应改善预期,棕榈油话题性更强,关注品种间价差机会。此外,全球经济形势不稳,年底前美联储加息依旧是交易主线,市场情绪敏感易发,警惕宏观风险导致的普跌行情。

 

 

(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