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南华期货:华南油脂油料调研报告

分析报告

油脂脱色:色泽事小,风味事大
油脂:库存拐点出现,宽松而非过剩
科学看待二酯油
花生产业的长期变局与展望
印尼棕榈油出口政策介绍:印尼Levy税究竟是什么?
油脂油料研究分析框架
广东地区油脂油料市场调研(二)
广东地区油脂油料市场调研(一)
芝麻油和橄榄油哪个更健康?
菜油:一文看懂菜油标准

南华期货:华南油脂油料调研报告

2022/08/03 11:19
浏览量

DAY 1

华南某油脂贸易商(更靠近下游消费端,以包装油贸易为主):

该贸易商以包装油贸易为主,贸易量大概在全年30-40万件包装油左右,根据其对上游的观察,当前YP价差已经达到了配方调换的条件,已经出现部分控制P货源的上游调和油生产企业选择更改其调和油配方,以更优性价比占领市场。因为YP价差的凸显,包装油方面对P需求转好,因此导致了前期华南地区P基差出现了逆势上涨。而YP价差当前处于高位,可以刺激P的消费需求,在P进口量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因此到港对后市棕榈油的实际压力有限,对豆油的需求替代基本可以消化。而在替代量方面,大概在YP价差1300左右推算一个月可能会有35万吨的替代量(主要在华南地区的食用调和油方面)。

在船运方面,该贸易商预计8月的船运情况依旧不持过分乐观态度,主要原因在于国内对P进口利润并未给出很高空间,导致国内进口商对运费接受程度有限,相比于印度,对我国的船运发货会相对偏晚,但预计在9月可以到达。对于印尼产地的棕榈油价格后续走势,该贸易商结合过往经验及印尼的棕榈油产业控制人的结构来看,利润大头会被下游的加工和精炼企业所掌控,且产地也会在BMD马棕油盘面进行套保等风险管理操作,因此,印尼的棕榈油产业链当前的利润分配依旧较为扭曲,且产地自身套保行为同样说明对后市走势偏谨慎的态度。

在华南地区生产及消费方面,华南油厂压榨产能远高于本地的消费能力,因此正常情况下需要刺激外省消费来解决过剩的生产力。但疫情以来,食用油的消费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包括本次暑期消费,正常年份暑期消费可以为华南地区带来约15%的增量消费,但今年受疫情影响餐饮等消费并不乐观。华南的油脂基差对于疫情表现非常敏感,在正常时期华南因为油较贵,基差较高基本只供给本地消费,但出现疫情,消费大幅下滑时,华南油脂价差将会明显下跌以寻求向外发货的价差。饲料用油方面,今年以来由于植物油价格高企,饲料用油对植物油的需求基本消失,多以动物油脂进行替代,偶尔可能会添加玉米油。但到夏季,尤其今年夏季,天气炎热,猪油酸价过高,导致短暂使用豆棕油成为饲用油的替代添加,因此植物油的表观消费量出现好转;此外,由于国储及地储的轮收储行为,增加了一些表观消费量。

对于菜油的方面的消息,传言菜油可能会有收储,量级能达到5-6万吨,轮入时间可能会有两个月。旧季菜籽无法期待,新季菜籽可能11月才能到港,因此会有菜油的生产企业想要接仓单。

对于蛋白粕方面,根据其体感,华南地区当前生猪出栏体重整体偏轻,豆粕(3956, -71.00, -1.76%)的掺混比例较往年下降;菜粕方面本年度水产养殖方面对菜粕的消费同样不佳。

在华南地区的消费结构上,由于常年温度偏高,调和油中对18度棕榈油的消费能力较北方地区更好;玉米油今年来由于宣传到位,消费能力预期增强;华南地区最偏好的植物油脂依旧是花生油。总体来看,一旦YP出现调和利润,P将会明显出现对Y的替代,豆油在华南地区的食用端体感上并不存在刚需消费。

对于起酥油由于进出口有另外代码,起酥油作为工厂加工出来的成品,属于包装油脂,在棕榈油禁令期间并不加征levy和tax,印尼的平衡表中没有统计该项。因此我国下游的化工和食品加工在棕榈油16000元时出现起酥油的替代进口。当时起酥油明显便宜。

华南某油脂贸易商(靠近生产及进口端,下游为有食品加工资质的企业为主):

该贸易商以更贴近原料端的贸易为主,在华南地区贸易覆盖全油种,年总量在20万吨左右。该贸易商认为对于当前,虽然盘面可以规避价格的风险,但无法规避基差波动的风险,对贸易商来说目前最主要的风险就是无法客观规避的基差波动风险,导致了现货贸易的难度加大。

在菜籽到港方面得知信息是11月后将会有近70万吨的菜籽到港,部分下游企业已经选择通过菜油套盘锁利。

在大豆到港方面,当前来看旧季大豆未来三个月的买船依旧不足,导致10-12月油厂的原料可能会偏紧。因此当前虽然豆粕表现胀库,但油厂依旧挺价销售。对于豆粕的基差,当前基差较高,且换月成本较高,远月再加上基差风险较大,下游接货意愿较淡,但同样看多9-1正套。

在餐饮端根据过往经验当18度棕榈油与一级豆油间的现货价差超过200元时,就会出现调和油之间的替代消费(注:调和用油均为18度棕榈油,24度棕榈油并不可直接用于调和油,需要进行进一步分提才可使用,24度油进一步分提获得量18度液油:硬脂大概在9:1左右)。在食品加工工厂,多是以24度、28度、33度油为主,用于饼干,油炸食品,植物奶油等加工。在棕榈油的刚需方面,可以得知食品加工中的重要消费——方面面的生产,在方便面调料包已经在前期豆油价差大幅走负时出现了豆油的替代消费,而油炸面饼依旧必须使用棕榈油,方便面饼为棕榈油的刚需消费。

体感未来由于学校开学以及双节,会出现备货,但总体来看,中小包装走货可能不太乐观(疫情影响以及前期居民已经备货)。当前华南地区中、小包装的消费比例大约在7:3。饲料用油观察到出现备货但饲料用粕并未备货,饲料用油的添加量大概在3%-5%,其中猪料投入植物油1-3%,鸡料投入大约3%。

华南某饲料贸易商(下游主要以饲料厂、集团为主):

贸易商主要以豆粕贸易为主,大约1.5万吨每月的贸易量,基差与一口价都可交易。贸易商对于近期的提货和下游消费体感变好,主要是环比增加,但同比还是下降的。最近一周饲料的出货量已经到达了20万吨的出货量,但考虑可能是区域性的,因为感觉华东提货并不佳,但华南提货良好。

对于下游消费,水产方面由于前期华南洪水导致水产损失较大,下游消费表现较差,5月是年内低点,6、7月份环比好转,因为当前高温天气影响鱼苗的运输(在途死亡率增加)因此水产饲料的需求旺季可能会有推迟,大约可能会在9-10月出现。(当前广东鱼苗很多品质良好,等待后续天气凉爽后出货。)对于华南地区,贸易商预估可能消费替代将要出现,感知在菜粕:豆粕在0.85以下,菜粕替代会更加具有性价比。预期本地可能会该饲料配方,饲料的消费会在8-10月起来。对于生猪养殖,当前华南部分地区依旧存在猪瘟问题,华南地区的生猪存栏量可能存疑,因此下游消费偏谨慎。总体的下游饲料消费,本省饲料配方相对灵活,其中禽料最为灵活(肉鸡肉鸭好养活),外销饲料配方相对固定(考虑到运输间的质量问题)。

对于现在豆菜粕的出货量大概在9:1的水平,但当前菜粕的刚需消费并不理想,对于当前现货豆菜粕价差来说,豆粕依旧是性价比之王,豆粕使用量最多;且港口的颗粒菜粕库存约为20万吨,仓库库存已经满仓,因此虽然预期未来由于性价比凸显配方修改,菜粕消费可能改善,但依旧认为8、9月并不缺菜粕,预计菜粕09表现将会弱势。

对于当前的下游备货,贸易商体感已经出现了改善,其中库存大约在7-10天,大厂会考虑备20天的库存,中小厂主要还是随用随买。

饲料小知识:饲料一般产出一周内就要销售完毕,储存周期在1-3个月,但一般选择1个月内使用完毕。相比于美豆粕,巴西豆粕由于颜色偏红影响品相,因此售价会更低。

DAY 2

华南某油脂油料贸易商(上游接散油,下游面向食品加工厂及终端消费):

贸易商是华南较大的油脂油料贸易商贸易量,油脂年贸易量5-10万吨,蛋白粕年贸易量40-50万吨。其中散油的贸易量由于13-14年后食品安全逐渐严格起来,散油贸易明显缩减,主要变为中小包装油。目前其下游的消费结构大约有30-40%的小包装油,30%-40%的中包装油以及20%的饲料和工业用油。

对于饲料用油,从去年10月起,饲料中对油脂的添加持续在调低,且由于价差太大的缘故,动植物用油的替代方面,动物油脂基本完全替代植物油脂用量。猪油价格与毛油/三级豆油有450-500的价差时,植物油才可能替代回归。(其中一豆毛油间价差大约在200左右)。

对于起酥油的使用,主要用在糕点、饼干等食品加工以及饲料和工棕替代上。由于前期起酥油与散油价差较大,工业棕油使用起酥油提代工棕使用,但当前工棕价格已经回落,消费重新回到工棕。饲料用油主要因为起酥油与猪油间存在价差,且部分猪油是猪下脚料加工而来,无发票,加上发票成本,猪油价格高于起酥油。

对于油脂的消费,今年整体感觉消费较差,无论华南还是全国。在去除国储地储带来的消费增量影响外,预计消费可能同比下滑5-7个点。其中饲料油和食品加工因为高价都出现了减少添加和减少开工,旅游餐饮等也受到疫情影响(如人口流动减少等影响)消费大幅减少。预期8-9月应该会环比6-7月有好转(考虑到8-9月有收储的需求,除了正常轮入豆菜油外,全国还有5.6万吨的菜油净轮入),但同比还是可能略差,更后期的消费需要看疫情和宏观的影响。

当前的豆油渠道库存非常低,且下游暂时没有补库的意愿,主要还是看跌后市;对于节前备货情况,由于现在备货更迟,可能节前两周才开始备货。对于棕榈油,当前预估8月船到货50万吨以上,预计集中到港时间可能在8月下半旬。当前调和油由于益海和中粮有棕榈油库存,且当前豆棕价差给出调和利润,已经在7月底调整了调和油的配方,由之前棕榈油添加量1%提升到当前大约95-99%的配方比例。因此棕榈油的消化由于油脂间价差的存在非常迅速。

对于饲料厂,当前饲料厂物理库存大概7-12天,属于偏高的水平,主要因为当前油厂催提,下游被动补货出现提货好转,且当前现货基差相对较低,给出饲料厂滚动操作的空间;当前期饲料厂更看多能量饲料(玉米),因此大幅囤货能量饲料,导致当前无更多空间和现金流储备更多的蛋白饲料。对于养殖端的补库来说,由于区域性猪瘟,猪料的消费大约降了3%,由于猪瘟未解决,猪料短期将继续维持当前7-10天的库存水平。但后续考虑到有育肥的需求,前期在6月补过一次栏,预计10-11月出栏,因此豆粕的消费可能会在8、9月出现好转。

对于当前的豆菜粕性价比来说,尽管现在现货价差将近600但部分饲料厂依旧不愿意调整配方,根据经验往年在现货价差600时会出现替代,但今年可能要到800才会出现替代,因此感官上豆粕依旧是性价比之王。其中主要还是考虑单体蛋白的价格。(当前进口菜粕的蛋白含量大概在38%左右,油厂进口菜籽压榨成菜粕可以有41%的蛋白含量。)当前葵粕港口库存大约有12-13万吨,对于葵粕当前会和菜粕间会有替代消费,但与豆粕间暂时没有出现替代消费。对于蛋白粕的总消费,预期鸭料可能首先将提高消费量,鸡料与猪料的消费量预计未来持平。

当前测算国产菜籽主要进小榨,基本是进口菜籽进大榨,进口菜籽旧作的量大概还有3-4船的量,预期7-9月每个月的进口压榨量在10万吨左右,因此09菜油可能会走逼仓逻辑。但新季菜籽进口量将会比较大,当前已经成交近100万吨,预期可能恢复到往年300-400万吨的量,因此新季菜油的压力考虑会比较大。

总体该贸易商对于22/23年度的豆粕消费给出同比增长3.5%左右,与华南地区同行交流大家给出的增长点大约都在3%-5%。因为从当前的存栏情况去推后市,后市对蛋白粕的消费并不悲观。

华南某大型棕榈油厂(下游为大型食品加工企业,包装油厂,大贸易商等)

属于华南前三大棕榈油厂,90%的业务量为棕榈油。国外有贸易公司,有棕榈油精炼和压榨厂,在产地有自营的种植园,下游主要是包装油(为主)和特殊油脂(副产品)。

华南地区一年大概有两百万吨的调和油用量,上半年由于豆棕价差大幅倒挂,工厂将80%的棕榈油替换成豆油,全国大概有70%的棕榈油替换成豆油。

当天拜访前刚好新闻宣布中国将向印尼购买100万吨的毛棕榈油,当前并不知道这100万吨油脂的去想,并不排除进国储的可能。因为相比于精炼油,毛油的存储时间更长,毛油大约可以存储半年到一年,而精炼油只能存储1-2个月酸价就会超出国标。

从前由于印尼希望将精炼产能留在本国,而对CPO加税,因此我国基本不会考虑进口CPO,都是选择直接进口精炼后的棕榈油。但我国实际有CPO的精炼产能,例如该厂就有1200t/天的精炼产能。但由于前期CPO进口没有利润,全行业的精炼产能大幅闲置,利用率不足30%。该100万吨CPO进入中国,国内完全有精炼能力。

往年由于棕榈油始终低于豆油,并不能量化国内棕榈油的刚需消费有多少,本年度出现了这个异常情况,得知棕榈油的刚需消费量大约在每个月2万吨左右,主要的消费方向是对成本价格相对不敏感,需要维护品牌影响里的大型食品加工品牌,流向主要是方便面饼,饼干等知名食品加工厂。替代比例按照往年正常年份一个月10万吨的棕榈油用量来看,豆棕间可替代的部分大概是80%。

但总体来说,由于本年度植物油价格的大幅上涨,还是对下游消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方面下游的中小型加工厂因为入不敷出而被迫关停。另一方面本年度最具代表性,利润最高的月饼厂都出现了备货不积极的现象。当前的植物油价格已经大致回到了去年7-8月的水平,虽然月饼的主要用油为花生油,但总体感知下来,下游月饼生产厂家截至目前也没有出现积极备货的情况,预计终端消费同样受到伤害。

对于下游的食用油企业,当前补库的氛围同样不好,主要因为前期部分企业在高位点价,相对于当前8000左右的价格来说,前期很多企业在10000甚至12000点价,因此当前盘面的快速下跌令企业没有了继续补库的动力。按照正常情况渠道库存可以到达45天,最长甚至可以到3个月,但当前的渠道库存仅仅只有20天左右(以6000/天计算)。但由于市场气氛持续较差,预计等到市场真正企稳后,企业才会有补库动力。

对于未来的棕榈油买船,由于还是相对看好基差,因此当前在盘面进口利润-100左右,就可以出现买船。

对于调和油替代,当一豆与24度或18度棕榈油出现50-100左右的价差时就会出现配方转换,总体来说配方转换非常灵活。

下游消费的分布,60%的棕榈油会通过18度进入调和油,剩下24度、28度等油脂会进入食品加工及特油。

DAY 3-4

华南某豆粕贸易商(贸易模式为一口价,背对背销售为主,下游多为中小饲料厂及养殖场)

该贸易商主要做华南地区的豆粕贸易,贸易量大概在2-3万吨每月。在广东,该贸易量的贸易商大约有40-50家。总体广东地区的消费能力较强,且贸易供货商较多,市场化程度较高。

贸易商虽然自己只做一口价,但华南地区总体还是以基差贸易为主,下游在4000以下的豆粕可能会有囤货,但4000以上基本随用随买。

对于上半年的养殖,由于亏损过于严重,很多下游养殖都倒闭了,预估存栏会比较紧张。当前广东的油厂出现了胀库,对下游有催提情况出现。福建工厂更加严重,已经出现了胀库停机情况。

贸易商感知对于当前的养殖来说,总体饲料用量和饲料中蛋白添加量都还在环比减少,当前的下游养殖利润和养殖心态并未完全恢复,因此投料依旧偏谨慎,也因为华南地区猪瘟影响,压栏情况不明显。

该贸易商面对的饲料厂及养殖场在库存方面的投入基本偏低,体感华南地区的饲料及养殖场多半将库存放在7天左右,并不会给出更高的库存天数(占用仓储和资金成本/华南蛋白粕周转流通较快)。

华南某豆油豆粕贸易商(采用基差点价模式,专业深耕华南市场)

该贸易商当前主要做豆粕及下游成品饲料的贸易,同时还做动保产品,正在开发宠物饲料产品平台。曾经豆油贸易做1.5万吨/月,现在缩量到4-5千吨/月。

该贸易商根据自己平衡表推算国内由于到港不足10月的大豆结转库存仅有400万吨,但当前的如此低的结转库存已经体现在基差上,认为9月的基差已经无利可图了,并不准备做9月的贸易,无论是豆油还是豆粕。同时对于9-1月差同样看淡,因为期间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如产区后续的天气变化,地缘政治的演变发展,包括国储未来的动作。都会对9-1价差产生影响。因此对于该贸易商来说,在6-8月持续在卖基差,实际就是在卖9-1价差,到9-1价差行至当前水平,对于基差贸易来说已经无利可图。

当前棕榈粕包括葵粕的贸易量都在增大,其中代替的均是菜粕的需求。同时对于未来的贸易模式和贸易方向已经将棕榈粕的平衡表放在了印尼。未来准备加大对棕榈粕的贸易力度,包括更改曾经的买卖为集合物流、仓储、进口与一体的进口贸易,相对比较看好未来棕榈粕的供给和消费能力。

对于下游水产养殖,并没有看法,因为可以看到有一些大的水产料场的消费出现了明显增加,但还有一些水产料厂的消费出现明显减量,因此对于下游水产消费的增减并无发做出明显的感知。

对于下游的油脂消费感知同样较差,当前饲料用油里横向对比豆油、棕油、猪油,豆油的性价比依旧较高,预计现货豆棕价差在600以内,就会将饲料用油换到豆油,当豆棕现货价差到800-900时,才可能在饲用端出现棕油的替换,其中还需要考虑到棕榈油在饲料用油中的季节性问题(冬季由于熔点较高,添加进饲料可能会发懵)。但根据当前的远期豆棕价差,未来棕油替换豆油可能会是饲料用油的一个方向。

对于菜粕的消费,鸡料鸭料端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替代,某大型养殖企业菜粕用量月环比增加7%。

总结:

本次调研总体来看对于后市的油脂消费并不非常乐观,其中的重要原因一方面来自于前期成本高企对下游消费的伤害,另一方面则是宏观方面带来的压制,此外还有疫情所带来的消费习惯的转变。且在对后市供给看多的情况下,消费的有限将对价格造成明显的压制,这一点在盘面上同样有体现,包括当前套保行为更加积极,企业多以锁利为主。

对于后市油料,虽然在存栏上有增量,对于来年的消费看待较油脂更加乐观,但在绝对供应量当前没有出现严重问题的情况下,根据下游相对谨慎的采买心态,以及上下游较去年和上半年度明显不同的提货的态度上来看,虽然旧季的蛋白粕可能还会有一些不确定,但对于新季的蛋白粕总体还是一个供需宽送的状态,在基差和月减价差包括品种间价差方面,可能都还存在压缩的空间。

(来源:南华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