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印尼政策反复调整,油脂再创新高

价格动态

全球小麦市场一周要闻:俄罗斯小麦低价出口,引领全球价格下跌
花生现货价格稳定,油厂“高价收原料、高价卖粕、低价存油”
豆粕反弹空间有限
新豆收购价格能否跌破2.5?
港口库存累积 棕榈油持续调整
多头平仓 菜油领跌油脂
大米价格翻倍上涨,这个国家拒绝出售大米面临入狱......
原粮市场热度渐退,后市稻价何去何从?
嘉吉集团首席执行官:2023年食品价格可能下跌
阿根廷大豆现货价格下跌,观望气氛浓厚

印尼政策反复调整,油脂再创新高

2022/06/10 14:25
浏览量

近期全球头号棕榈油生产国印尼的出口政策反复导致棕榈油供应出现不确定性,并造成市场的高波动性。

昨日盘中,有行业人士感叹:“噫吁嚱,危乎高哉!交易之难,难于上青天!”

印尼政策的反复调整,对油脂和豆粕市场影响是否相同?本次政策的细节与以往相比有哪些不同?

中辉期货油脂研究员贾晖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影响略有不同。豆粕方面主要是受美豆种植情况影响为主,由于近期美豆种植进展顺利,天气暂无不利影响,导致美豆及豆粕行情近期呈现高位振荡,等待6月美国农业部报告新指引。对于棕榈油市场而言,上半年印尼政策的反复调整,导致油脂市场供应不确定性大幅增加,印尼出口受限使得其国内库存大幅累积,市场对于印尼政策的持续性表示怀疑,一旦印尼库存承压而导致出口政策的再度放开,在二季度和三季度棕榈油产出旺季下,油脂价格面临调整的要求。

据最新消息,印尼贸易部官员称将毛棕榈油出口税(tax)的最大值提高至288美元/吨,将出口专项税(levy)的最大值降低至200美元/吨。而此次调整旨在加速棕榈油出口。

“之前市场预期的税费结构为出口关税维持200美元/吨,但出口专项税下调至288美元/吨,因此目前实际的总税费与市场预期一致。出口税费的下调将促进印尼棕榈油的出口。6月6日印尼政府设定6月国内保供政策DMO为1∶5,即国内销售量与出口量的比例为1∶5,并且设定棕果的最低价格为3000印尼盾/千克。5月DMO为1∶3。对于完成85%DMO目标的企业,6月开始实施DMO1∶5的政策。因此6月的DMO政策明显更加促进出口,这可能与当前印尼棕榈油库存高企、各个企业出口意愿强烈有关。印尼近期出口政策较5月时相对转宽松,但未来仍有再次生变的可能。”银河期货油脂研究员刘博闻说。

弘业期货油脂研究员杨京也告诉记者,印尼政策的不确定性损害了国内棕榈油产业的利益,进而导致国内棕榈油生产和供应的减少。印尼棕榈油协会(GAPKI)官员Fadhil Hasan周三表示,由于政策多变,预计该国今年棕榈油出口量将低于去年的3400万吨。印尼政策对马来西亚棕榈油产业产生影响。一是印尼限制棕榈油出口导致全球棕榈油供应减少,需求转向马来西亚令其棕榈油出口大幅增加,而马来西亚产量尚未恢复,导致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环比持续下降。二是由于程序和就业签证问题,印尼近期取消了向马来西亚派遣工人的计划。这意味着马来西亚劳工紧张问题持续的时间比预计更长,市场预期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恢复周期延长。

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国内外油脂油料市场整体偏强运行,美豆油和国内豆油不断创2008年4月以来新高。市场走势分化,油脂走势强于油料和蛋白粕,豆系走势强于棕榈油和菜系,国内走势强于国际走势。

光大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侯雪玲认为,本轮油脂表现最强的原因包括原油上涨、美国和印尼坚定执行生物柴油政策以及印尼政策等。为了控制油脂价格,印尼政府从2022年1月18日起开始了一系列频繁多变的政策操作,从最开始要求报告棕榈油出口计划、提出国内市场义务DMO和国内价格义务DPO等单一政策、暂停出口,再到出口恢复同时执行新DMO、新DPO、新关税等政策组合。最新政策是印尼政府将设置200美元/吨的特别出口税,让企业无需等待核实其国内销售义务即可获得装运许可。结合出口关税上限从575美元/吨下调至488美元/吨,可以预计印尼棕榈油出口节奏将加速,国际棕榈油的出口前景改善。这也是此轮涨势中棕榈油涨幅弱于豆油的原因。

自年初以来,国内大豆进口同比下降,2022年1—4月大豆进口总量为2837.37万吨,较上年同期累计进口总量2862.18万吨,减少24.81万吨。从中国粮油商务网的数据来看,6—8月国内大豆到港预计为2480万吨,低于上年实际进口量2888.3万吨。油脂方面,豆油市场,从进口预期情况来看,6—8月豆油进口预估较低,仅为16万吨,远低于去年实际进口量51.52万吨;棕榈油市场,进口利润倒挂继续压低进口预估,6—8月进口预计为112万吨,低于去年实际进口量161.13万吨。

“国内大豆进口量将旺季不旺,根本原因为本年度巴西大豆出现大规模减产,同时美豆旧作库存告急。国内油厂大豆压榨利润持续亏损,目前采购进度依然偏慢,尤其在8—9月的油粕消费旺季,大豆到港量将远不及往年同期水平,将造成油粕未来供需失衡。”刘博闻说,相对于2021—2022年度上半年植物油进口量骤降(进口严重亏损),预计未来几个月国内植物油进口量将小幅恢复,尤其体现在棕榈油,但印尼出口政策的不确定也将令棕榈油的实际进口量可能不及预期。豆油和菜籽油的进口量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维持低位而难以明显增长。

记者注意到,棕榈油近远月出现巨大月间差,什么原因导致这一现象的发生?刘博闻认为,棕榈油高基差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前期国内棕榈油盘面进口利润亏损在2000元/吨以上,产地产量恢复较慢叠加印尼出口禁止频发,国内外巨大的价差只能转嫁至国内现货基差上;二是国内棕榈油存一定程度的少量刚性需求,同时国内棕榈油库存极低,现货市场市场维持缺货状态。

侯雪玲介绍,国内豆系库存压力近重远轻。当前大豆到港量较好叠加进口豆拍卖,油厂压榨保持较高水平,超过需求,大豆、豆粕、豆油均呈现累库状态。同时远月盘面榨利差,油厂对三季度船期大豆采购积极性不高,油厂6月船期买近700万吨,7月300多万吨,8月200多万吨,未来豆类存在供不足需的担忧。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时间后移,库存的攀升已经不再是基差交易的重点。相反,基差更关注远期的库存走低,远月基差带动近月基差、现货基差上涨。而棕榈油市场又是另一番风景,目前是现货最紧张的时刻,国内棕榈油库存不到22万吨,处于历史极低水平。随着印尼棕榈油装船,6月下旬至7月中旬,棕榈油到港将通畅。考虑到贸易商20多万吨的棕榈油采购,在印尼出口顺利的情况下,7月底前国内棕榈油的供给将恢复到正常水平。因此,棕榈油基差有望从当前的4000元/吨左右降至7月底的2000元/吨附近。

“从未来三个月大豆及油脂进口预估情况来看,国内油脂供应难有明显改善。关键问题依然在于马来西亚的采摘复工情况以及印尼出口政策调整所带来的国际供应环境的改善。而油脂未来供应改善的预期和可能性导致远月基差相对较高。”贾晖说。

杨京告诉记者,油粕基差均为正值,6月8日棕榈油2209合约基差在4000—4100元/吨,进口压榨四级菜油基差在300—600元/吨,进口压榨一级豆油基差在500—800元/吨,豆粕基差在100—400元/吨,进口压榨200型菜粕基差在90—250元/吨。

对于当前的市场格局及后市走势,侯雪玲认为,当前全球油脂供需紧张状况边际改善,棕榈油、葵油最为突出,新作油料播种面积兑现概率大,有利于丰产实现;国内油脂供给有缓和,需求待观察,库存攀升压力有限。宏观环境乐观,市场对国际通胀、国内需求恢复等有期待。价差上,高内外价差、高基差的背景下,盘面相对低估。油脂油料呈现高位运行走势,上下空间均有限,单边操作较难,建议参与豆粕、豆油正套,以及棕榈油反套。

“当前棕榈油市场仍然面临马来西亚棕榈油采摘恢复不利以及印尼出口限制问题,供应紧张局面未有改善。但就近期情况来看,6月10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局将公布5月供需报告,届时毛棕榈油市场将面临短期利多落地,价格存在调整的要求。但如果东南亚地区棕榈油产量供应不能得到较好的改善,则年内国际油脂供应预计将维持偏紧预期,价格难有较大调整空间。”贾晖说。

刘博闻认为,在俄乌冲突无缓解前,加上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冲的状态下,短期仍不建议做空盘面,大方向仍振荡偏强。相对于棕榈油和菜油,依然最看好豆油,豆棕2209合约价差将一改之前的极端状态,有望不断修复扩大。

“在食用油市场价格屡创新高的情况下,交易者容易出现畏高情绪,但当前市场牛市氛围浓厚,期价易涨难跌,高位宽幅振荡加剧。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应跟随趋势进行操作,不宜追高,但可逢回调轻仓买入相对低价的远月合约,或买入对应的深度虚值看涨期权。”杨京说。

(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