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中国棕榈油进口结构生变,为何这两种油进口量悄然增长?

行业动态

国家统计局董莉娟解读2022年11月份CPI和PPI数据
消费预期向好 豆粕强势上涨
469家!全国第十一批放心粮油示范企业名单公布
市场分化加剧,粕强油弱,油脂低位振荡
嘉吉公司认为巴西大豆行业可以满足欧盟要求,但是面临挑战
天冷了,没想到菜籽油也会“卖朦”……
菜系市场供需格局迎来较大转变,呈现粕强油弱
满洲里口岸进口菜籽油快速通关
11月大豆进口量同比降14%,远低于预期
需求恢复仍需时间 豆市压力明显后移

中国棕榈油进口结构生变,为何这两种油进口量悄然增长?

2022/06/07 14:17
浏览量

根据中国海关发布的统计数据,2021年中国的棕榈油进口量比上年微降1.3%,即8.44万吨,这一降幅并不令人意外。

尽管2021年上半年中国棕榈油进口同比上涨23.6%,但在年底时,植物油价格飞涨导致许多贸易商和进口商的进口步伐趋于停滞。此外,CPO(毛棕榈油)产量增长低于预期也是导致进口放缓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通过研究发现,中国棕榈油进口产品的类型和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最终用途与用户基本相同。

 


2021年棕榈油产品进口

 

2021年中国棕榈油进口总量为638万吨,(海关编码HS1511申报进口),略低于2020年的646万吨;这也是中国棕榈油进口量连续第二年下降。

尽管2021年油脂需求总体增加,但棕榈油进口量出现下降;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豆油和菜籽油进口量的增加。与此同时,这两种植物油的中国本土产量也实现增长,但增幅不大。但中国葵花籽油进口量锐减67万吨,几乎抵消了大豆油和菜籽油总计70万吨的产量和进口总量增长。

进一步研究发现,棕榈硬脂 (RBD PS) 进口减少了8.02万吨,这导致2021年棕榈油进口总量下降。

棕榈硬脂进口量之所以出现下降,部分是因为去年中国动物油脂产量增加了11.9万吨,虽然可能抵消棕榈硬脂进口减少造成的供需缺口,但由于两者主要都用于硬脂酸和甘油等油脂化工产品的生产,而同年中国硬脂酸和甘油增产了14万吨之多。

为什么这些油脂化工产品的产量和原料供应之间会出现差异?对其他类型棕榈油进口产品的研究可以解答这一问题。

 


其他类棕榈油产品进口增加

 

2021年有两种进口棕榈油产品大幅增长,即氢化植物油和起酥油。

01
氢化油 Hydrogenated vegetableoils

 

图2显示了过去5年中国氢化或酯化植物油的进口情况。2017年至2020年间,这种植物油产品的进口量一直保持在略低于12万吨的水平,表明该类产品的需求相当稳定,直到2021大幅增长至25万吨左右。

此外,进口增加量主要来自印尼,从8.2万吨增加到22.8万吨,增加了14.6万吨。

产业人士进一步证实,自印尼进口的氢化植物油主要是氢化棕榈硬脂(HPS)。这种产品是为了满足油脂化工行业的需求,作为替代棕榈硬脂生产硬脂酸和甘油的原料,因为根据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协定(FTA),对该产品不征收进口税,而对棕榈硬脂征收2%的进口税。

引发出口的最重要因素是2021年1月以来印尼棕榈产品出口关税和出口专项税的调整,为当地下游制造商提供了空间,使其能够采购更便宜的原料(CPO和精制棕榈产品),同时不必支付出口税和专项税;这导致更多下游棕榈油产品(如氢化油)的价格相对于精制棕榈产品(如棕榈硬脂)更有竞争力。

因此,这就解释了为什么2021年中国的棕榈硬脂进口量下降,因为一些油化生产商已转向使用更便宜的氢化油替代棕榈硬脂。


02
起酥油 Shortening

 

另一种进口量激增的棕榈油产品是起酥油,2021年大幅增长了34万吨,涨幅达68%。

与氢化棕榈油类似,起酥油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下也享受零进口关税,同时印尼的出口商也不需要支付出口关税和专项税。因此,中国进口的起酥油几乎全部(99%)来自印尼。

这些运往中国的起酥油并不是主要用于烘焙行业,而是用于食品和非食品加工行业,其中大部分作为不同熔点的煎炸炸起酥油出售。因此,这些起酥油具有与散装棕榈油基本相同的特性及用途。

与散装棕榈油相比,尽管起酥油涉及额外的加工和包装成本,但在关税方面仍具有显著优势,抵消了额外的成本。此外,小型制造商更倾向于用箱或桶包装,因为他们大多数没有或不愿意用储油罐来储存油轮运来的油。

印尼政府在2021年1月大幅提高棕榈油出口关税和专项税,这使得起酥油更具有低成本优势,导致更多的中国用户从散装棕榈油转向箱装起酥油,因为价差大到足以花费额外的成本聘请人力拆除外包装,导致2021年起酥油进口量急剧增加。这些起酥油既适用于食品加工,也适用于非食品加工,如火锅汤料、方便面油炸和蜡烛生产等,部分替代了棕榈液油及棕榈硬脂。

 


棕榈油进口产品结构性变化

 

基于起酥油和氢化油进口量的急剧增长,中国用于食品和非食品加工的棕榈油进口总量不局限于据海关编码HS1511申报的产品;如果将包括HPS和起酥油在内的的进口量加起来,2021年棕榈油的总进口量估计为708万吨,比上一年增长6.1%(表格1)。这也表明,尽管2021年价格上涨,棕榈油及衍生产品仍能在中国找到市场。

表1:棕榈油、HPS和起酥油的进口总量

说明:

1、2021年之前主要进口氢化棕榈仁油,2021年HPS成为主要进口氢化植物油。估计每年约进口12万吨氢化油用于传统用途(烘焙和糖果用油),2021年HPS进口量估算为总进口量减年均传统用途12万吨。

2、用于非烘焙用途的起酥油进口量估算。

多年以来,中国棕榈油进口以棕榈液油和棕榈硬脂为主,合计占总进口总量的99%,但随着HPS和起酥油进口的增加,两者进口份额已降至90%,而起酥油和HPS分别占7.5%和2.0%。

表2:中国进口棕榈油、HPS和起酥油占比

可以看到2021年棕榈液油下降的进口份额被起酥油所取代,而棕榈硬脂进口下降的份额被氢化棕榈硬脂取代。


结 论

 

从今年1-2月中国氢化植物油和起酥油进口量来看,这两种产品分别录得111.8%和28.7%的增长。

相反,棕榈液油和棕榈硬脂的进口量分别下降了78.1%和54.4%。

目前棕榈油价格继续维持在高位,如果印尼政府相关的棕榈油出口政策不变,在今年中国棕榈油进口产品结构中,起酥油和氢化棕榈硬脂的进口份额或继续扩增。

(来源:油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