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印尼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 全球油脂供需今年偏紧 明年或转中性

行业动态

大豆迎“三增”,拎稳“油瓶子”
短期花生小幅走强 预计长期整体趋弱
2022年新收获玉米质量监测报告
预计2023年国产大豆市场:供应预期较为充足 价格重心可能偏低
从春节假期消费数据看,油脂消费或淡季仍淡
中粮视点|棕榈油:猫冬
分析人士:大豆将延续内强外弱格局
豆系品种引入境外交易者满月:市场稳健运行 各方积极参与
节后豆油现货基差偏强运行,市场看好未来消费
顶层设计,未来三年中国茶油版图谋定!

印尼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 全球油脂供需今年偏紧 明年或转中性

2022/05/23 09:59
浏览量

近段时间以来,全球最大棕榈油出口国印尼的棕榈油出口政策持续变化。当地时间5月20日,印尼经济部长Airlangga Hartarto表示,印尼政府将对棕榈油重新实施此前采取的国内市场义务(DMO)政策,以确保国内1000万吨的食用油供应量。5月19日,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宣布,自5月23日起解除已实施三周的棕榈油出口禁令。

此前,为了遏制国内食用油价格的飙升,印尼自4月28日起暂停了棕榈油及部分衍生产品的出口。尽管印尼国内食用油价格尚未回落至1.4万印尼盾/升的目标水平,不过印尼总统佐科称,印尼国内食用油供应已超过需求。

上个月,印度散装食用油的平均价格达到1.8万印尼盾的峰值。目前价格略有下降。关于此时棕榈油政策的变化,银河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刘博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主要考虑到以下因素:

一是长时间出口禁令可能导致印尼棕榈油库存堆积、濒临胀库,胀库预期会导致压榨企业减弱收果意愿,间接损害油棕果种植户的利益。当前,印尼棕榈油月均出口量约为230万吨;截至3月末,印尼棕榈油期末库存高达568万吨,出口禁令持续一个月意味着印尼棕榈油库存上升至800万吨左右。目前,印尼棕榈油罐容难以确定,但市场多数认为有效罐容预计为800万吨左右,因此,棕榈油出口禁令不太可能长时间持续。

二是油棕业是印尼第二大创汇产业,产业链上下游相关就业人员近1700万人,长期禁令将导致行业利润缩水,政府税收下滑。此时宣布解除禁令,也迫于经济、民生方面的压力。

不过,在地缘政治风险未解除的情况下,刘博闻指出,未来印尼棕榈油出口政策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印尼棕榈油出口政策影响几何

印尼4月下旬实施棕榈油出口禁令,旨在调控国内物价,将国内散装油价格控制在1.4万印尼盾/升以内。不过,截至5月18日,印尼全国平均散装油价格仍在1.7万印尼盾/升以上。

光大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侯雪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印尼实施棕榈油出口禁令以来,其全国平均散装油价格跌幅不到1000印尼盾。与此同时,印尼棕榈油行业陷入停滞,产能端库存攀升,部分企业停止向外收购油棕果,并且放慢自有种植园收割进度,造成棕榈油产量部分损失,印尼财政部月收入减少约6万亿印尼盾。本周,种植园农户、行业协会和财政部等纷纷向印尼总统建议恢复棕榈油出口。

“在此压力下,印尼关于棕榈油政策的调整具有合理性,也符合在禁令发布初期市场对禁令执行时间在半个月至两个月的预期。”侯雪玲指出。

作为全球最大的油脂生产国和出口国,印尼在油脂市场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当前,国际油脂供给整体偏紧,油脂价格高位运行。

在此背景下,侯雪玲称,印尼政府希望控制国内油脂价格的同时获取较高收入,但利益驱动下种植园倾向于将棕榈油销售至更高价格的市场。“在利益冲突未达到平衡前,预计印尼棕榈油出口政策仍会频繁变动,直至政府和种植园均满意。在这过程中,印尼关于棕榈油的政策变化将持续成为扰动国际棕榈油市场的关键因素。”

“未来,印尼对国际油脂市场的影响较难减弱。” 刘博闻也指出,从产量来看,印尼棕榈油产量占全球总棕榈油产量的60%,占全球总植物油产量的20%,印尼对棕榈油市场的影响力较大。从出口供应量来看,印尼棕榈油出口量是全球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马来西亚出口量的近两倍。而马来西亚受劳工短缺等因素影响,其棕榈油产量增长瓶颈较大,抑制了该国在国际市场中的出口能力。综合来看,印尼在棕榈油出口市场的影响会继续扩大。

全球油脂供给今年或偏紧

在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出台之际,全球植物油市场正面临俄乌冲突导致的葵花籽油供应紧张。同时,2021年加拿大油菜籽大幅减产导致国际菜籽油价格大幅上涨。当前,国际葵花籽油和菜籽油价格远高于其他植物油价格。

展望后市,考虑到油料作物生长特性、棕榈油产量季节性、原油价格高位运行等因素,侯雪玲表示,5月至7月全球油脂新增供给有限,市场需要高价抑制需求来达到供需平衡,因此,全球油脂价格大概率维持高位震荡走势。

刘博闻也告诉记者,未来油脂价格可能仍将维持高位震荡而难以深跌。他解释,首先,俄乌冲突持续,国际葵花籽油供应持续受到抑制。而乌克兰是全球第三大植物油出口国,对国际油脂供应具有较大影响。其次,原材料主产国的贸易保护政策持续,未来不排除加征关税或彻底限制出口的情况持续,各国贸易政策的不确定将加大油脂价格波幅。再者,从库存来看,国内外植物油库存仍处于绝对低位,供应的恢复以及库存的累积仍需较长一段时间。

不过,刘博闻也指出,实际上本年度黑海地区葵花籽整体丰产。未来,如果俄乌冲突缓解,乌克兰出口供应恢复,届时高企的葵花籽油价格可能“主动”下跌,葵花籽油与其它植物油的价差将缩小。

菜籽油方面,2022/23年度全球油菜籽种植面积小幅增长。“若天气正常且无明显不利影响,预计全球油菜籽产量将弥补去年的缺口而大幅走升,在油菜籽收割期前也就是今年8月左右,国际菜籽油价格将随油菜籽的增产而承压回落。”刘博闻指出,整体趋势来看,菜籽油与其它植物油的价差未来预计自高位回落。

豆油方面,“中国国内豆棕价差能否自低位恢复常态,将取决于国际棕榈油的产量恢复、国内棕榈油的采购数量以及国内库存的恢复情况。”刘博闻表示。

5月12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世界农产品供需预测》报告指出,2022/23年度全球植物油产量预计增长3%,消费量预计增长2%,期末库存预计增长4%。

“报告维持2021/22年度全球油脂去库存的预测,并预计2022/23年度全球油脂有望累库。由此来看,全球油脂供给从紧张转为中性大概率在2023年,2022年市场维持偏紧局面。”侯雪玲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