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加快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

行业动态

美国对华玉米出口最新统计:上周对中国装运约7万吨玉米——对华销售总量同比降低70.8%
俄罗斯正成为进口菜油领头羊!一文了解突飞猛进的中俄菜油贸易
降准影响有限,供需主导油脂油料行情走势
全球油籽市场一周:流动性政策博弈以及南美天气将引领未来走势
宏观再生反复,油脂走势面临较大波动
10月中国花生和花生油进口情况
海关总署:2022年10月进口主要商品量值表(人民币值)
我国玉米进口格局生变!
中国压榨商的大豆压榨步伐加快,豆粕价格见顶回落
业内人士建议:尽快引入境外交易者 完善油脂油料期货避险体系

加快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

2022/04/29 10:38
浏览量
加快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要坚持跳出粮食看粮食,完善储备粮食、绿色粮食、生态粮食、智慧粮食、数字粮食产业等政策,强化粮食区域功能与区域协调发展关系,实现粮食专项政策与经济社会发展综合政策相衔接。重点推动涉粮农业内部、三产之间和乡村振兴深度融合。
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基于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作出的重大决策和战略安排。习近平提出:“构建新发展格局,是与时俱进提升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战略抉择,也是塑造我国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探索从内涵要义、重点任务、实现路径和保障举措等方面,加快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思路对策,对于扛稳粮食安全重任、走中国特色粮食安全之路具有重要意义。    
一、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内涵要义
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首要目标是保持供求动态平衡。我国粮食供求中长期将处于“紧平衡”状态,供给与消费不平衡矛盾将更加突出,其主要影响有二。一是人口增长因素。2010~2020年间,我国总人口年均增速为0.53%,较上一个10年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保持平稳增长态势。据联合国预测,中国人口总量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亿。这就意味着目前粮食需求仍未达峰值。二是区域变化因素。我国粮食生产向东北、黄淮海和长江中下游等主产区集中。从2005年至2020年,主产区粮食播种面积增加23254万亩,主销区粮食播种面积减少2988万亩,产销平衡区减少1533万亩,分别下降29%和4%;主产区粮食产量在全国产量占比由75.5%提升到78.6%,主销区由7.1%下降到4.3%,产销平衡区由19.7%下降到17.1%。主销区和产销平衡区三大主粮自给率从2005~2018年均下降13个百分点。加上天气、水资源、自然灾害、工业用粮等其他因素影响,保持我国粮食供求动态平衡仍然是长期首要目标。
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基础是保持产量稳步增长。我国粮食生产主要经历1978~1984年快速增长、1985~1994年徘徊增长、1995~1999年稳定增长、2000~2003年连续减产和2004年至今恢复发展等五个阶段。《中国的粮食安全》2019白皮书指出,2012年至2015年连续4年稳定在6.5亿吨以上水平;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70公斤左右,比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的209公斤增长了126%,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依靠自身力量端牢自己的饭碗,实现了由“吃不饱”到“吃得饱”和“吃得好”的历史性跨跃,为世界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我国粮食产业基础不足、部分品类粮食单产较低、“产购储加销”体系建设起步较晚和基础较弱等现实,要求保持产量稳步增长必将成为保障我国粮食安全的长期策略。
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补缺窗口是保持适度粮食进口。保持适度粮食进口是拥有14亿人口的粮食消费大国保障粮食安全不可或缺的重要选项。“十三五”期间,我国粮食进口总量保持增长,2020年进口量达到2852亿斤,较2015年增加357亿斤,增幅为14%;粮食进口主要来自巴西、美国、乌克兰、阿根廷、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泰国、乌拉圭等9个国家,进口量合计占96%。“十四五”期间,我国粮食产量可望保持住增长势头,但总量不足问题将会依然存在,预计2025/2026年度小麦、稻谷、玉米和大豆产消缺口合计1924亿斤,较2020/2021年度缺口缩窄626亿斤。目前,我国进口大豆等农产品相当于9亿亩耕地生产的粮食,选择适度粮食进口战略也正是基于此。    
二、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实现路径
坚持战略规划指引。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届历次全会精神为指引,把握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与粮食安全内在联系和逻辑关系,认识路线、方针和政策中蕴含着的党的政治智慧、历史经验、实践指向和科学方法,强化国家战略权威性强制性指导性。坚持国家重大战略、重大任务和重大部署要求,统筹规划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细化目标、任务、项目和举措,强化规划中上下联动、内外贯通、远近衔接,发挥政策规划协调作用。坚持对标对表对责要求,督导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任务落实进度和抓建力度;按照党政同责和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要求实施考核、评估和奖惩,确保政策规划落地见效。
推进粮食领域改革。坚持整体性。通盘考虑粮食安全战略、目标、任务、举措,粮食政策、体制、制度,政府、市场、企业功能,国内国外等各个要素各个环节,推动整体优化、统筹安排,确保粮食领域改革任务有序推进。把握渐进性。坚持改革、发展、稳定相统一,推动改革方式创新,在关键领域和难点环节中推行先试点后推广;统筹认知程度和接受程度、先手和后手,妥善处理各种利益关系和问题矛盾,确保粮食领域改革任务稳妥推进。注重协调性。统筹粮食领域改革与其他领域改革,粮食领域内部各个要素各个环节改革,把握一般与特殊、整体与部分之间关系,确保粮食领域内外改革协调推进。
推动粮食国际合作。坚持在全球开展大豆等粮食和重要农产品进口布局,推动进口国别和渠道多元化;支持涉粮央企、地方国有大型企业和民营龙头企业跨国粮食生产和贸易,建立国际粮食供应和仓储物流基地,培育国际粮食运输力量。坚持把我国优势杂交水稻种植技术等推向受青睐的南亚和东南亚国家,以帮助其提高粮食产量;引导国内涉粮资本加大对非洲地区具备粮食增产潜力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探索发展“土地租赁+资金+技术+收购”合作模式。主动争取国际粮食与能源组织支持和理解,参与国际粮食贸易规则制定和修改,促进形成农业国际合作新体系;参与全球粮食和农业治理,分享中国保障粮食安全经验,为化解全球饥饿贡献中国智慧。      
三、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的保障举措
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推动党的粮食安全战略、目标、任务和要求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得到贯彻,坚持把保障粮食安全与总体国家安全、百年奋斗目标和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协同起来,在统筹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中坚持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坚持党管企业,推动党的建设向国有涉粮企业延伸,确立党组织和党代表在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中的领导地位,把牢企业党委法定审议决定权,确保国有涉粮企业和资产姓“公”的政治属性。落实党管人才和干部路线方针政策,重点管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创新国有涉粮企业主要领导轮岗举措,把国有涉粮企业重担交给忠诚、干净、担当的人手中。
完善政策体系。坚持跳出粮食看粮食,推动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在粮食领域布局延展,完善储备粮食、绿色粮食、生态粮食、智慧粮食、数字粮食产业等政策,强化粮食区域功能与区域协调发展关系,实现粮食专项政策与经济社会发展综合政策相衔接。统筹兼顾维护生产者、经营者、消费者利益,探索促进农民种粮和产粮大县兴粮积极性政策,让粮食生产性补贴发挥粮食增产、农民增收作用。按照粮食产业化和“走出去”战略要求,利用世贸组织赋予的“绿箱”“黄箱”政策空间,完善粮食金融保险、生态补偿、种粮信贷等政策,建立与国际适度接轨的粮食支持和保护政策体系。

促进深度融合。现阶段,构建粮食安全新发展格局应当重点推动涉粮农业内部、三产之间和乡村振兴深度融合。落实粮食安全党政同责和省长责任制考核,压实各级党委政府重农兴粮政治责任,支持粮食生产、储备、加工和物流企业投资和融资壮大产业,增强农业产业实力和吸引力。坚持以农业现代化为指引,推动二产三产技术、人才、资金向一产转移,重点用好先进的工业反哺落后的农业政策,促进三产协调发展、农业优先发展。抓住乡村振兴与粮食安全战略结合点,坚持“产业是基础、富农是关键”理念,双管齐下发展富农产业;探索农业产业小微经济体创新发展模式,引导和扶持农民种植附加值高的优质粮食,完善产后服务体系,让农民种粮有甜头能致富,让农民过上更加体面生活。

(来源:粮油市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