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官网!

 
搜索

版权所有: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66095263,66095273,66095261,66052139 
电子信箱:
admin@chinaoil.org.cn   京ICP备0506217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唐山   

 

>
>
晨曦集团表示目前并未有实质性违约

行业动态

喋喋不休的油脂迎来转机
中国粮油学会首席专家王瑞元:新时代我国油脂产业要有新作为新发展
今年全国大豆产量减少 明年种植面积有望扩大
新格局下油脂油料市场分析与展望
今年全国大豆产量减少,明年种植面积有望扩大
贸易战仍是市场的焦点,现在油脂是压力最大的时候
美豆或失销售“黄金期” 全年出口目标难实现
1-9月份谷物和大豆进口量减少,植物油、白糖和棉花进口量增加
进博会签下哪些油脂油料进口大单?本土油还抗得住不?
中美贸易战,美国大豆堆积如山,中国为什么确实需要大豆?

晨曦集团表示目前并未有实质性违约

2018/07/09 13:33
浏览量

中国大豆买家“违约”始末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十余天前,国内多家大豆进口商出现集体违约的消息震动业内,业内等多家大豆进口商因无法从银行获得信用证,导致到港的大豆无钱支付,目前已有50万吨大豆合同违约,涉及金额3亿美元,而后可能还有更多违约浮现。


  不过在消息传出后不久,多家涉及公司纷纷站出来申明并未违约。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亦表示,目前并未有实质性违约。


  南都记者辗转从油厂人士处获悉,目前确认违约的有山东一家大型大豆进口商,据说已退回美国。不过南都记者拨打该公司网络留下的电话,被告知号码错误,在当地亦未能联系上公司人士回应。而四大粮商中的嘉吉和邦吉均婉拒了对市场传闻的回应。


  事实上,综合梳理市场情况看,随着今年来人民币贬值、信贷收紧,使得部分贸易商借助大豆融资套利难以延续,加之国内需求低迷,直接导致国内油厂和贸易商宁可选择违约而不接货。就违约风波看,目前大多是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基于合同约定条款,在市场变化中的一种正常止损行为,包括采取“洗船”等方式。截至目前,多数企业应该尚未与大豆供应商“撕破脸”产生实质性违约,目前多方尚处于博弈谈判阶段。


  祸起融资豆


  2013年受豆粕现货基差较高的影响,中国大豆压榨利润基本保持在300元/吨以上,油厂的压榨意愿十分强烈并保持较高的开工率,再加之国内外美元与人民币间较高的息差,大豆的进口融资贸易进一步铺开。


  此外,由于通过信用证融资利率仅2%,相比商业贷款利率的8%左右,其间的价差和长达3-6个月的资金零利息使得大豆迅速成为了快速融资工具。事实上,类似情况在棕榈油、铜上已经屡试不爽。


  据中粮期货的统计,2012/2013年度中国民营企业大豆进口占比由2009年32%增加至53%,而外资企业的进口占比则由37%下降至16%,这其中的变化最主要都是来自于贸易融资。


  尽管目前尚无具体数据统计中国大豆进口总的“融资豆”的确切数据。不过据多位大豆产业链上下游人士揣度,大体占整个大豆库存的1/3到1/2之间。


  虽然中国对转基因大豆的管理政策使得这些大豆最终也得流向压榨企业,但无疑融资豆的快速增长也促进了中国大豆的进口,同时也使得中国的采购节奏出现改变。


  然而在五矿期货高级分析师李燕玲看来,大宗商品本身就兼具金融属性,融资豆的出现无可厚非。


  “如果没有融资豆这部分的进口量,国内的豆粕、豆油价格早就飞起来了,何况这部分最终还是进入了压榨企业。”深圳一期货私募基金人士对南都记者直言。


  据其透露,目前国产大豆年产大约在1200万-1400万吨之间,而进口大豆今年预计在6500万-6900万吨之间,国内的需求大致在6000万吨。“其实从全年看,整体供过于求的量并不算特别大,只是短期压力比较大,还有短期违约的量平摊到全年看比例也并不是太大”。


  在五矿期货总经理姜昌武看来,近期泛起的违约事件,主要是因为今年以来人民币贬值使得套利空间缩窄,贸易商们两权相害取其轻,情愿违约损失可能更小。另外,银行对于部分产能过剩行业确实收紧了信用证,使得他们支付困难。


  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走弱,仅第一季度,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约2.6%,几乎回吐了2013年全年上涨行情。此外,银行间短期拆借利率也还不到3%,这都大大压缩了融资贸易的获利空间。


  山东一家油厂中层坦言,近两年来的中国大豆进口稳步增加,一部分受蛋白需求增长的影响,另一部分因素主要是来自贸易融资。不过今年国内受禽流感疫情、生猪价格连续下挫、油脂消费低迷等影响豆粕豆油终端销售需求并导致价格弱势运行,油厂压榨亏损日益严重,国内贸易商库存亦高企无法快速套现,加剧了违约出现的可能。


  晨曦回应未实质违约


  在此次违约风波中,山东晨曦集团备受关注。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市场传言,山东晨曦的违约才刚刚开始,公司有14条船(巴拿马型货轮)面临违约,其中6-8条船没开信用证,另有6-8条船还在海上漂着,后面有二三十条船计划违约。一艘巴拿马货轮通常能运5万-6万吨的大豆,这些船加在一起运货在200万吨。


  公开资料显示,晨曦集团是中国头号大豆进口商,占到中国大豆进口总量的12%。其去年全年进口748万吨,位列第一。


  去年晨曦集团营业收入在山东民营企业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魏桥创业和新希望六和两家企业,2013年营业收入约为751亿元人民币。晨曦集团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该集团业务包括石化生产、粮油加工、国际贸易三大板块,目前还在进军文化、旅游等产业。


  然而日前南都记者赶赴山东日照市莒县,专访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时被告知,在近期的大豆“违约”风波中,晨曦集团并未发生任何违约行为。其还透露称,集团的主营业务目前已经转向石化生产,目前石化产业已经形成产业链条,今年预计营收可破千亿。


  “我们过去没有违约,未来也不会违约。”邵仲毅称,即使目前市场行情,晨曦吃进此前计划的所有大豆,损失也就在2亿元左右,对于去年700多亿的营收而言,并不算什么。他表示,今年第一季度晨曦集团仅纳税就达25亿元,完全承受得起损失,况且目前大豆行情已经开始回暖,盈利空间还在。关于信用证的问题,此前媒体曾报道称富国银行不接受晨曦集团的信用证。“我们从未与富国银行有过业务往来,这个银行的业务员我们都没有接触过。”邵仲毅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晨曦集团的信用证完全可以正常开具。近期,包括中国银行等7家合作银行的相关人士都到晨曦集团调研过,并未出现授信问题。邵仲毅解释称,晨曦去年营业收入逾700亿,银行授信额度远高于这一波大豆行情中可能遭受的损失。


  “‘洗船’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并不是违约。”晨曦集团分管粮油贸易的副总经理张志东告诉南都记者。根据目前的市场状况,如果将大豆装船运至国内,可能每船将损失三四千万,而如果通过“洗船”的方式,将大豆提前转卖他国,损失可以大大降低。他称,在期货交易中,“洗船”只是一种止损的手段,这一行为是合同双方共同协商后认可的,并不能算作实质上的违约。他同时称,目前行情已经回暖,已无再“洗船”的必要。


  对于媒体的报道,邵仲毅表示质疑,他表示,所谓合同违约,必须由合同双方中的一方宣布,目前与晨曦合作的上游供应商都没有宣称晨曦有违约行为。邵仲毅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尚没有进口商有实质的违约行为,不过,未来并不排除有进口贸易商会有违约行为。


  邵仲毅同时表示,晨曦集团从事大豆期货交易已经有7年,未来还将长期在此行业经营,因此对于经营信誉十分看重,在上游和下游都有一批固定的合作伙伴,国内包括中粮、中储粮等企业都是晨曦集团的合作伙伴。在大豆进口方面,此前报道中提及的日本丸红下属的哥伦比亚谷物集团也是晨曦集团的主要海外合作伙伴之一。


  不过,邵仲毅介绍,晨曦实际上并不是和丸红直接签订合同,长期都是与丸红下属的子公司美国哥伦比亚谷物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哥伦比亚谷物的大连代表处则负责哥伦比亚全部的中国地区业务,只是在习惯上业内都称其为“丸红”。近期,晨曦集团官方网站上也挂出了哥伦比亚谷物大连代表处的一份公函,称晨曦目前信用证正常,与晨曦正常合作。


  “大豆行业圈子很小,如果一旦违约,我们就会‘出局’了。”邵仲毅告诉南都记者,违约就会被上游供应商列入黑名单,同时也会破坏与下游客户的合作关系,如果要长期经营大豆,就不能违约。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贸易商,不排除可能会无法承受损失,宁愿违约放弃大豆业务。


  “我们也没有找过任何海外媒体。”邵仲毅告诉南都记者,晨曦也没有与其他大豆贸易商开会商讨要集体违约。此前,亦有媒体报道称,晨曦集团曾向路透社海外媒体释放消息称或将违约,对此邵仲毅则明确予以否认。


  小贸易商承巨压


  “去年大豆的利润实在太丰厚了,导致大量小型贸易商挤进大豆行业。”邵仲毅说。由于去年下半年以来,一些金属期货行情低迷,大豆行情却连连看涨,使得不少期货贸易商从其它领域转做大豆。“大豆4400元左右一吨,而豆粕每吨都可以卖到4200元左右了。”邵仲毅介绍,大豆还约含19%的油脂成分利润空间。


  然而,今年以来,大豆行情却陷入了低迷状态,今年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大豆的市场需求也一路看跌,国内养殖行业在春节前后出现低迷状态。据邵仲毅介绍,大豆的行情历来都有波动,每年年初出现市场低迷并不奇怪。作为长期经营的大贸易商,在市场低迷时或会承受一些亏损,随着市场逐渐转好,大贸易商们可以在新一波行情中获利。不过,去年下半年行情太好,导致一些小贸易商冲进市场,但他们风险承受能力有限,可能在今年上半年的市场低迷中难以承受。


  邵仲毅表示,此前人民币连续数年升值,大的进口商在大豆融资领域已经获得了相当的利润。近期人民币只是短暂贬值,对于贸易商而言只是一个获利回吐的过程,对大贸易商的影响有限,承受不了压力的只是一些小型贸易商。邵仲毅表示,不排除一些小型贸易商会因为承受不了压力,未来出现违约的行为,一些没有压榨实体工厂的小型贸易商难以为继。


  进口商贸易商价格博弈


  晨曦集团副总经理张志东也表示,中国大豆进口有1/4来自丸红,由于日本丸红的保证金长期低于行业标准,使得行业的准入门槛大大降低。而对于晨曦等大型进口商而言,他们往往希望能够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使得行业更有秩序。“尽管没有违约,但我们跟丸红也存在博弈。”张志东告诉南都记者,他们也希望将丸红拉回谈判桌,改变丸红以往的低保证金的运作方式。不过,张志东表示,尽管有摩擦,但未来晨曦与丸红等海外贸易商仍会长期合作。


  业内盛传。晨曦集团有120万吨(20船)违约,这些船已装运,目前漂在公海上,晨曦现在还在和丸红谈判寻求解决办法,业内估计可能是想压低价格,推算下来中国油厂采购的成本价在4400元/吨以上。另外说丸红也在找下家,现在和邦吉在谈,但邦吉出价3800元/吨,丸红认为太低不答应,都还在僵持中。


  对于这一传言,张志东则予以否认,称并不存在这一情况。他质疑,一些第三方企业向市场释放出消息,或是为了影响市场行情。


  “在大豆价格方面,目前确实存在着中国大豆行业与海外贸易商之间的博弈。”邵仲毅坦言,一些中小贸易商受到冲击,可能会影响市场供需关系,进而影响国际大豆的价格。他称,随着目前大豆价格的回落,晨曦会收购一些小贸易商的到港大豆,“目前已经收购了3船”。


  2004年的大豆危机对行业影响巨大。邵仲毅向南都记者介绍,当年遇上禽流感等问题,养殖行业遭受毁灭性打击,直接导致大豆企业遇上危机,当时银行业面对恐慌采取了“一刀切”的办法,直接停止授信贷款,导致一批企业难以为继,只能卖给外资。邵仲毅指出,在行业低潮时,希望国内的银行也能与大豆行业合作,给予大豆企业支持。


  对于市场形势的应对,邵仲毅则表示,晨曦拥有自己的油脂压榨工厂,如果今年市场需求不能如期回暖,晨曦会采取消化库存,停机减少压榨量的方法应对;如果市场需求转好,则会加大压榨量。


  去年中国大豆进口量达到6340万吨,美国农业部相关报告曾预计今年中国大豆需求会达到6900万至7000万吨。


  不过,晨曦集团副总经理张志东认为,这一预计过于乐观,未来美国应该会继续下调预计。张志东预计,今年国内大豆进口量或与去年持平。接下去到五六月份,一般将是大豆集中到港的时间,张志东告诉南都记者,这时也将是进口商压力增大。不过,往年一般到了五六月份,随着国内养殖商户的补栏,大豆加工产品出货速度加快,国内的需求往往会有所回升,市场压力一般都能得到缓解。因此今年大豆风波接下去会如何发展,还要看市场需求状况是否会进一步好转。


  不过从后期供应来看,由于这批“违约”大豆已装运在途,因此最终要么压价进入国内要么转售其它国家,关键在于价格。如果压价后仍进入中国,则不会影响未来市场大豆供应量。


  “大豆理论上可以储存较长时间,不过要考虑仓储费和资金成本,双方在价格上肯定有一个博弈。”李燕玲分析称,短期看,这种违约扩散和恶化的概率并不是太高,光大期货研究所农产品部研究总监赵燕则提醒关注5月份后中国采购南美新豆的数量,如果未来采购量继续呈下降趋势,则会对国际大豆市场价格继续形成利空打压。而相反,国内市场大豆供应压力将缓解。


  难蹈十年前覆辙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4年4月份我国进口大豆到港量预计约645万吨,远高于此前预期560万-580万吨的到港水平,为今年以来月度进口量最高水平。


  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3月份我国进口大豆到港平均价格为585美元/吨,较2月份价格上升6美元/吨,连续第3个月环比上升,折合到港完税成本约4285元/吨。


  此次情景,使得外界对于行业会否再次出现十年前,因为价格剧烈波动导致国内企业大面积违约,进而导致大量民营压榨企业被迫关闭的的惨烈景象充满担忧。


  2004年,作为国际大豆贸易定价基准的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 O T )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波动,不少中国压榨企业高价采购大豆。此后大豆价格骤降,部分中国企业的大豆还没运到岸,企业就已支撑不下去,特别是民营企业无奈采取了违约行为,放弃原先在高价位签订的采购合同和定金,外资趁机廉价收购。


  “与十年前相比,很大的差异是,现在大部分企业都会进行套期保值,提前锁定利润,规避敞口风险。”李燕玲对南都记者分析称,在经历2004年的冲击后,这些年能熬下来的基本都可以活下来,再者行业的集中度已经比较高了,因此整体不会再受到那么大的影响。


  而南都记者从行业获悉,“中字头”国企们普遍早就做好套期保值,且他们基本都是按需进口,且普遍在风险控制上做得更加完备。


  据光大期货研究所农产品部研究总监赵燕分析,此次违约主要还是油厂融资方面出现问题,而融资豆主要是以山东油厂操作为主,华东、华南等地油厂仍以压榨需求主导进口为主。因此因信用证开立困难而出现的进口违约事件将仅限于山东地区。除非油厂亏损继续加剧,否则华东、华南等地进口量不会大幅下降,国内不会出现大规模恐慌性的违约事件。


  此外,其亦透露,近期受进口豆到港延迟及油厂压榨亏损停机率增加影响,广东地区油厂豆粕供应已偏紧,全国豆粕价格再次出现北低南高格局,近日已有山东地区豆粕开始流向广东市场。


  统筹:南都记者刘斌王涛


  采写:南都记者张俊杰刘杨发自深圳日照


  观察


  争夺大豆定价权


  作为大豆进口商,邵仲毅认为,拥有大豆定价权更有利于维护国内的粮食安全。国内市场对大豆的需求可谓“刚需”,在养殖、食品加工等领域广泛需要,国内目前的大豆产量远不足以满足大豆需要。


  近期,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到山东调研。邵仲毅作为企业代表参与了调研,并向高虎城提出建议。邵仲毅告诉南都记者,他共提出三条建议,包括向大豆进口商提供补贴,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和建立自己的大豆期货交易机构,与美国争夺大豆定价权等。


  邵仲毅介绍,此前国家在进口环节有象征性补贴,但他希望能够提高补贴或减税的力度,以提高国内大豆贸易商的竞争力。同时,他建议在上海自贸区或国内其它地区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 BO T)的机构,以竞争大豆的定价权。此前,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出口国,美国的CBO T掌握了大豆期货的定价权。但随着巴西、阿根廷等国大豆产量、出口量的提高,晨曦等国内进口商的大豆大多都来自巴西、阿根廷,国内已经有条件与CBO T竞争大豆定价权了。


  对于外界一直诟病的外资依存度较高的问题,南都记者获悉,国内大豆目前年产量1000万吨仅能满足食用的小部分,此外的大量需求不得不依赖进口。


  至于东北油厂开工率低下,据一位曾经前往东北调研的基金经理透露,这几年当地种植大豆的农民越来越少,被玉米代替了很多,很简单的原因是种植玉米的收益要高于大豆。此外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相比国产大豆,进口大豆的出油率高,价格也更加便宜,至于进口大豆为转基因食品,涉及的安全问题一直处于争议中未有定论。